您的位置 首页 职场故事

经典正能量职场故事2021

读职场故事也是吸取经验的一种方式,工作中感到迷茫了拿出来看一看,也会有很大收获。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些经典正能量职场故事,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1、成为“啃老族”

读职场故事也是吸取经验的一种方式,工作中感到迷茫了拿出来看一看,也会有很大收获。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些经典正能量职场故事,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1、成为“啃老族”的六类人群!

中国媒体调查,目前“啃老族”主要有以下六类人:

一是大学毕业生,因就业挑剔而找不到满意的工作,约占20%;

二是以工作不适应等为由而离职者,占10%左右;

三是“创业幻想型”青年,他们有强烈的创业愿望,却没有目标,缺乏真才实学,总是不成功,而又不愿打工,约占20%;

四是频繁跳槽,最后找不到工作,占10%;

五是下岗的年轻人,他们习惯于用过去轻松的工作与如今紧张繁忙的工作相比,越比越不如意,干脆就离职,约占10%;

六是文化低、技能差,只能在中低端劳动力市场上找苦脏累工作,因怕苦怕累索性呆在家中,占30%。

2、“啃老族”:啃口书本啃口父母

3年前,他从复旦大学某文科类专业本科毕业。

如今,当年的同窗好友,或顺利完成研究生学业,或在事业上小有成就。而他,考了4次研,都以惨败告终,无奈“啃”了3年老。

刘文彪(化名),27岁,熟悉的朋友都叫他“彪哥”。

为创大业想考研

在大学时,刘文彪是校团委调研部副部长,曾以精彩的竞选演说当选学院团学联主席;在全国大专辩论赛上,他是复旦大学辩论队主力队员。在学校里,他是风云人物,“彪哥”的名号也随之流传开来。

大三第二学期,他决定不找工作,专心考研。“我想在中国政坛上干一番大事业。考研是第一步,因为在我看来,学历意味着话语权,本科生说话的分量显然比不上博士。”

刘文彪直到大学毕业都没通过英语四级考试,难度更高的考研英语成了他面前最难的一道坎。第一次考研,他准备了8个月,其间每天至少学习12小时。大学最后一学期开学时,他看到了考研成绩:全部不及格,英语只有36分。“彪哥”随后开始漫长的考研“苦行僧”生涯。

4次落榜渐孤独

毕业后近3年的时间内,刘文彪没有找过工作。

第一年,由于长期坐着看书,他的体重从87公斤猛增到99公斤,英语考分则从36分增加到40分。另外,总算有一门专业课及格了。

第二年,他虽每天坚持锻炼2小时,体重始终维持在100公斤以上,同样停滞不前的还有考研成绩。

今年初,他第4次走进考场,总分却是4次考研中最低的一次。

3年内,他每天晚上11时睡觉,早上6时起床,其他时间要么在看书,要么在去看书的路上。一次次努力换来的,却是一次次挥之不去的失败和一丝丝日渐增多的白发。

伴随失败的还有孤独。“整天就盼着手机响,但这3年来它就没响过几次。”曾经的好友都在忙着各自的学业和事业,他没有可以倾诉的伙伴。他渐渐忘了“彪哥”这个名号,因为已经太久没人这么叫过他了。

父母南迁伴儿读

考研前,刘文彪的父母远在北京。他们得到消息后立刻决定:来上海,全力支持儿子考研。

一家3口在杨浦区开鲁新村租了一间约20平方米的小屋,月租650元。7年前退休的母亲负责在家照顾儿子饮食起居。父亲辞去北京某大企业副总经理的职务后,在嘉定区某私营企业担任人事主管,月薪明显减少;因路途遥远,每月只能回家一次。

小屋是毛坯房,唯一的电器是电视机。全家的衣服都得靠年过半百的母亲手洗。“高温天最难熬,房间如火炉一般,别说复习功课,就是光坐着也受不了。”

“害父母陪我受苦了。”刘文彪的声音突然低沉起来,“本来应该是我给他们生活费,但每次伸手的却总是我,根本不敢抬头看他们。请不要采访我父母,已经欠他们够多了,不想再令他们担心。”

告别“啃老”也艰难

刘文彪明白,父母始终是他的坚强后盾。“他们经常笑着安慰我说,应该趁年轻多读书。这叫智力投资,任何一种投资都存在风险,暂时的卧薪尝胆是为了将来的飞黄腾达。”

今年3月,他遭遇第4次失败。5月份,他终于决定放弃考研,开始找工作,至今没有收获。

这段时间以来,他真切体会到了靠自己告别“啃老”的艰难。“现在找工作比3年前难多了。我必须调整心态,从最底层做起,还有可能准备一张‘虚假’简历,隐瞒曾4次考研的事实。”

这3年,出于兴趣,刘文彪在复习时经常“溜号”。规定的参考书越看越没劲,其他书籍倒看了不少。

在看《东周列国志》时,刘文彪学到一个词“依人者危”,意思是说,如果老依靠别人,就会很危险,即使是父母也一样。

“只要一找到工作,一拿到工资,就全部交给父母。”刘文彪在结束采访时特别强调。

“啃老族”能否减少?

一边是劳心劳力、白发苍苍的父母,一边是赖在父母怀里不断乳的子女。在啃老族问题上,我国正在“与国际接轨”,令人忧虑。

“啃老”现象并非国内独有。在美国和日本,也存在20多岁、大学毕业的成年子女仍靠父母养活的现象。他们被称为“NEET族”。“NEET”(NotinEducation,Employment,orTraining)一词最早产生于英国,专指那些在义务教育结束以后,不升学、不工作、不参加职业培训的年轻人。

日本政府公布的统计数字显示,截至2003年,日本共有“NEET”52万人。“NEET”数量的激增引发了严重的社会问题。2004年10月,日本就出现了两起因就业和升学压力引发的集体自杀事件。

2003年,日本设立了“年轻人自立挑战战略会议”,开始寻找解决“啃老族”问题的对策。在2005年的年度预算中,针对“NEET”和自由职业者,日本政府计划拨款810亿日元,帮助年轻人提高工作积极性。在我国,虽然“啃老族”数量在不断增加,我们却还没有看到有效的应对策略和措施。

3、当下“2030”的“啃老”生活

年轻,有一定学历,却处于失业状态,近年来出现的“新失业群体”是啃老族里的中坚力量。与传统的“4050”下岗人员不同,这个“2030”人群,更适宜用“不就业者”来描述。

故事A 职场有太多不如意,我请求父母给一点时间

主人公:石小雨 男 28岁

其实我无心伤害父母,更不想让父母养着,只是职场上有太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我只能请求他们给我一点时间和物质支持,我一定能行。

石小雨2000年昆明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父母托了无数关系终于为其在家乡太原市找到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但他觉得自己有经商头脑,适合自己当老板,拒绝了父母的苦口婆心,毅然南下。在深圳做了一年的电器销售代表,始终没有完成过上百万的大单,小雨将此归咎于自己人生地不熟。于是转战到北京,因为没有本钱,他只能去应聘做销售员,自然凭借在深圳的工作经验,小雨并没有费劲儿就谋到了一份工作,单看底薪,不能算是很好,但如果每月都能完成销售任务,基本也能保证四五千元的收入。

依靠北京的一些朋友,再加上灵活的头脑,这份工作小雨干得很不错,颇得老板赏识,但小雨始终不甘心给别人打工,没干一年就辞职,开始了在北京飘荡的日子,但他认为自己是在找机会。无奈房租要付,饭要吃,车要乘,只好向父母张嘴,开始是说“借”,后来连这个“借”也免了,实在不知道已经“借”过多少次,但老板的梦还是遥遥无期。2003年年底,小雨带着有志难施的落寞回到太原,打算在家乡继续寻找他当老板的机会。平时的多半日子里,小雨还是在给别人打工,只是依然随心所欲地辞职,在外面租了房子,有时候小雨会回家改善改善伙食,顺便向妈妈要几百元钱,说是急用,妈妈也不多问,只希望有一天他能脚踏实地工作,但妈妈不知道还要继续支付多少个“急用”才能让儿子真的不再眼高手低。

典型性“啃老族”六类人群

第一类 高校毕业生,对就业过于挑剔,总认为找不到满意的工作,这一类约占20%。

第二类 以工作太累、太紧张、不适应为由自动离岗离职的,占10%左右。

第三类 “创业幻想型”的青年人,他们虽有强烈的创业愿望,但没有目标,缺乏真才实学,总是不成功,又不愿“寄人篱下”当个打工者,这一类约占20%。

第四类 频频跳槽者,跳来跳去最后“漂”到无事可做,这一类占10%。

第五类 单位里下岗的年轻人,习惯用过去轻松的工作与如今的紧张繁忙相对比,越比越不如意,干脆不就业,这一类占10%左右。

最后一类 文化低、技能差,只能在中低端劳动力市场上找苦、脏、累工作,因怕苦怕累索性躺在家中“啃”父母,这一类占30%。

故事B 考上研究生与考不上研究生,我都得靠父母养活

主人公:张伟 男 26岁

我没想到自己居然成了“啃老族”,我也不愿意持续这种状态,但现在考上研究生与考不上研究生对我好像意义都一样了,我都得靠父母养活,我很内疚,真的。

张伟去年大学毕业,女朋友考上了西安交通大学的研究生,一来张伟坚决不想上演“毕业,让我们分手”的悲剧;二来他觉得作为一个本科生实在找不到理想的工作,于是毅然决然随女朋友去了西安,在学校旁边租了一间房子,开始了自己的考研生活。儿子要考研究生,父母自然是举双手赞成,每月的生活费都会按时寄到,张伟也毫无顾虑地在大学毕业后让父母养着。

今年3月份考研成绩出来了,张伟没有达到录取分数线。他很沮丧,也很内疚,当年考上大学给父母带来的欣喜如今已经被失业一点一点地剥蚀掉,张伟能想象得到远在内蒙古的父母每天面对亲戚朋友的询问是何等的尴尬与无奈。考研失利后,张伟也曾在西安试着应聘过一些公司,但看上眼的人家都嫌他没有工作经验而拒绝,而愿意要他的,他又实在觉得待遇太低或专业不对口。就这样半年过去了,张伟打算还是继续考研究生,但他也明白,研究生考上了,父母打心眼儿里为儿子骄傲,但26岁的堂堂男子汉依然还得靠父母养活;如果考不上,张伟现在不敢想也不去想该怎么办。

但在父母的羽翼下,逃避得了一时,总不可能逃避得了一辈子。眼见父母年华渐老,“啃老族”忍心“啃”下去?真打算无所顾忌地“啃”一辈子?“啃老族”是否意识到,给父母造成了极大经济压力的同时,长期的失业,不仅等不到“天下会掉馅饼”的那一天,还会钝化自身的生存嗅觉,离社会就业群体越来越远。只怕等到父母有心无力、“啃老族”不得不面对现实之时,已悔之晚矣!

4、啃老族

“啃老族”也叫“吃老族”或“傍老族”。他们并非找不到工作,而是主动放弃了就业的机会,赋闲在家,不仅衣食住行全靠父母,而且花销往往不菲。“啃老族”年龄都在23-30岁之间,并有谋生能力,却仍未“断奶”,得靠父母供养的年轻人。社会学家称之为“新失业群体”。

据有关专家统计,在城市里,有30﹪的年轻人靠“啃老”过活,65﹪的家庭存在“啃老”问题。“啃老族”很可能成为影响未来家庭生活的“第一杀手”。

据中国媒体调查,目前“啃老族”主要有以下六类人:

一是大学毕业生,因就业挑剔而找不到满意的工作,约占20﹪;

二是以工作太累太紧张、不适应为由,自动离岗离职的,他们觉得在家里很舒服。 占10﹪左右;

三是“创业幻想型”青年,他们有强烈的创业愿望,却没有目标,缺乏真才实学,总是不成功,而又不愿“寄人篱下”当个打工者。占20﹪;

四是频繁跳槽,最后找不到工作,靠父母养活着。占10﹪;

五是下岗的年轻人,他们习惯于用过去轻松的工作与如今紧张繁忙的工作相比,越比越不如意,干脆就离职,约占10﹪;

六是文化低、技能差,只能在中低端劳动力市场上找苦脏累工作,因怕苦怕累索性呆在家中,占30﹪。

“啃老族”也叫“吃老族”或“傍老族”。

5、新鲜飞特族:想说爱你不容易

其实Freeter代表的就是一种自由的工作方式,飞特族往往只是在需要钱的时候去挣钱,而且从事的是一些弹性很大的短期工作,或者是自己开一家个性的小店,总之,避免“朝九晚五”的拘束生活。这种职业态度反映了时下很多年轻人追求自由生活的想法。

Freeter是一个混合词,来自英语的free(自由)和德语的arbeiter(工人),指的是那些连续从事兼职工作不满5年的年轻人。日本官方对“飞特族”的定义是:年龄在15至34岁之间,没有固定职业、从事非全日临时性工作的年轻人。

比Soho更自由放肆

初次看到飞特族,人们容易把它和Soho族、自由工作者混为一谈,这几类职业生活方式的确有很多类似之处,不过,飞特族代表的是一种更为无度自主的职业方式:

第一,工作地点不同。Soho的办公场所就是自己的“小家”,而飞特族需要接触社会,甚至到大公司去工作,而并不是蜷缩在自己的小天地内。

第二,工作方式不同。Soho强调的是单枪匹马的能力,很多事情需要独立完成或联系,而飞特族则比Soho需要更多的团体协作能力、与人交流的能力,所以,想把飞特族当成逃避社会人际关系压力的人来说,飞特族只会使他们面临更多的困扰。

第三,工作时间不同。飞特族在正常上班时的工作时间未见得比普通上班族少多少,他们往往在某个岗位上工作一段时间后,再享受一个“悠长假期”,利用工作带来的物质保障,再充分享受自由。

第四,工作目标不同。自由工作者要求的自由往往是工作时间和方式上的自由,每天的进度由自己安排,而飞特族追求的是精神和职业空间的自由,他们做事是为了休息,而不是想要另一份更好的工作,表现为“两个极端”:一是没有明确的职业发展目标,从事简单职业,随时准备离开;二是为追求更大的发展空间,在工作和休息之间做一个合理的平衡,利用飞特带来的时间上的弹性,为自己重新出发做出更好的心理上和实际上的准备。

另眼看飞特族

现在,有一些临近毕业的大学生,已经作好成为飞特族的准备。

年轻,没什么不可以

Joe就是其中的代表,早在大三的时候,他就开始为一家软件开发公司打零工,只要每周抽出几天的时间,完成公司布置的任务即可。

虽然报酬并不高,但Joe还把剩余的时间用给网站和杂志撰写软件评点和攻关秘笈上,这又给了他另一笔可观的收入。两份短工让Joe拥有了自由的时间安排,他自称自己做飞特族有一个专业的优势——只要他保持与最新计算机科技的密切接触,就不担心找不到工作,因此,他才能在停停走走之间做一个惬意的飞特族。

飞特族——想说爱你不容易

林小姐是一名导游,虽然这个职业完全符合飞特族的条件,但林小姐却表示她不会作出这样的选择。她认为任何职业都需要具有连贯性,需要积累经验,需要与新的工作环境和行业发展相适应,不能停步不前。

事实上,的确有人对目前正在蔓延的飞特族情结表示担忧。在这一风潮起源的日本,政府部门就对外宣布,如果放任不管,数十年后,15岁以上的人口中,两个人中就有一个会不工作,国家的竞争力也将有所下降。而且,同年代的人,在Freeter族与正式员工之间,将出现收入上的鸿沟,这也可能导致社会矛盾的产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 中国职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